•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 > 社會 > 正文

    新一輪“彩虹大戰”襲來 共享電單車將迎來一輪洗牌?

    時間:2020-11-10 09:39:32    來源:中國青年報    

    一場新的“彩虹大戰”正在上演,多家互聯網巨頭對共享電單車雄心勃勃。在不同城市,管理部門與運營企業的博弈形成了不同的監管策略。專家期待能吸取共享單車前期野蠻生長的教訓,投放要考慮城市的容量。

    ---------------

    每天早上8時40分左右,李超(化名)都會出現在長沙的地鐵站,一同出現的還有一群換電運維員。每天,他都要帶著這群同事去給共享電單車更換電瓶、清理泥污,碰到擺放不到位的要及時挪走……

    共享電單車在一些城市曾經一度蜂擁而至又銷聲匿跡,近期迎來“第二春”。中國城市公共交通協會發布的《全國共享電單車行業發展報告》顯示,目前全國共有超過200家共享電單車運營企業,而在兩三年前,共享單車企業只有幾十家。目前,全國已投放共享電單車總量近500萬輛。

    但并不是所有地方都歡迎共享電單車,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仍未明確允許進入。今年以來,還有一些城市“亮出紅牌”,清理整治已投放運行的共享電單車。無序競爭、亂停亂放等共享單車的前車之鑒,也在提醒著共享電單車的未來:那些“老問題”解決了嗎?

    借“新國標”東風,共享電單車“卷土重來”

    街上的車子多了,手機上的圖標也變得密集起來。可沒人說得清楚,共享電單車的“第二春”具體是從哪天開始的。

    在李超的印象中,變化大概始于2019年年中,大量共享電單車品牌密集進入長沙市場。發展到今天,長沙共有14家共享電單車品牌,其中體量大、位居頭部的有兩三家。他原本從事建材銷售工作,如今已是某共享助力車湖南城市群的負責人。

    李超感受到的這場變化,始于電單車行業的一次調整。

    2019年4月15日,《電動自行車安全技術規范》強制性國家標準正式實施。這份堪稱“史上最嚴”的電動自行車“新國標”要求,電動自行車最高車速為25km/h,整車質量(含電池)調整為55kg,電機功率調整為400W,對于新標準實施前在用的既不符合舊標準、也不符合新標準的電動自行車,設置過渡期,發放臨時號牌,未按地方規定領取臨時號牌以及過渡期滿后仍上路通行的,公安機關將嚴格依法處罰。

    為適應“新國標”的要求,2018年電動自行車全行業產量大幅下滑,隨后的2019年產量恢復,同比增長6.1%。而在今年,電動自行車產量更是迅速增加。工信部的數據顯示,今年1-7月全國電動自行車完成產量1550.1萬輛,同比增長18.7%,7月份更是同比增長49.5%。

    共享電單車銷量迅猛增長的背后,一場新的“彩虹大戰”正在上演。

    今年4月,電動車電池生產商星恒電源發布消息稱,其為滴滴旗下的青桔騎行配套鋰電池達100萬組,雙方又簽訂了新的戰略合作協議。此前,滴滴宣布“0188”計劃,目標是3年實現全球每天1億單,其中共享電單車被視為重要業務方向。青桔單車有關負責人表示,未來將在低線城市投入大電池、高續航的電單車,在二三線城市投放一些小電池的電助力車,作為公交接駁和中短距離出行的補充。

    另一個互聯網巨頭美團對共享電單車也雄心勃勃。美團聯合創始人王慧文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,2020年美團單車的重點是加大投車,“不論多少個城市,全部加大投入”。此后,有媒體報道稱,美團向富士達、新日等電單車生產企業訂購百萬臺共享電單車。

    共享單車“彩虹大戰”中后來居上的哈啰出行,運營共享助力車已有3年,并且下沉到二三線及以下城市。10月9日,哈啰出行宣布進駐新疆烏魯木齊、阿克蘇等地,至此完成對全國超400個城市的覆蓋。

    “整個下沉城市對電單車是非常歡迎的。”在某共享電單車負責人劉群(化名)看來,二三線及以下城市的公共交通欠缺,而今年共享電單車的投放和使用規模堪稱“井噴”,僅在長沙就“可能有超過10種顏色和品牌在運行”。但他判斷,上一輪共享單車的“彩虹大戰”“燒錢補貼”不會重現。“畢竟有一輪先例在前了,我相信都會以一個相對更理性的態度在這個賽道上前行。”

    亂停亂放等問題重現,管理政策趨緊

    就在相關企業持續加碼共享電單車投放的同時,一些共享單車時代曾經出現的“老問題”又在一些地方出現。

    10月上旬,南昌市民柳芳在去上班的路上發現,在一些非機動車道上,橫七豎八地擺著不少共享電單車。原本擁擠的上班路,被這些隨意停放的共享電單車擠得更窄了。而這類情況已經存在很長時間,很久都沒人清理。這不禁讓她聯想起,前幾年的共享單車也出現過類似情況。

    人民出行研究院院長蓋金東認為,共享電動車從業企業可以發揮更多科技力量,實現共享電動車的有序停放管理。人民出行是金臺出行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研發的共享出行平臺,目前已在全國百余城市落地運營。

    蓋金東表示,城市居民對共享電單車的需求要解決,但也要統籌考慮城建規劃布局等問題。作為企業,要合法合規取得準入資格,執行“一車一證一牌”的規定,根據人口分布和城市特點劃定運營區域以及投放數量。在停放管理方面,可以借助GPS和北斗定位系統,發揮電子圍欄作用,實現有序停放,引導安全出行。

    與此同時,一些城市對共享電單車的運營管理政策也有收緊的趨勢,甚至被叫停。

    早些時候,廣東省江門市交通運輸局發文要求4家共享電動單車企業限期收回已投放的共享電單車,逾期未回收的將予以清理。此前,廣東省內的中山、東莞、佛山等多地也出臺了相似的政策,要求清退共享電單車。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有些運營企業在未取得相關許可的情況下,就在一些城市大范圍投放共享電單車。今年4月以來,南寧交警部門就對亂停放、無號牌的共享電單車開展了多次清理整治。8月,東莞城管部門也約談了4家未經許可投放車輛的企業,要求企業限期清退。

    張彬(化名)是某共享電單車企業的運營管理人員。根據他們的調研,很多城市對共享電單車都有不小需求,但當地不同管理部門對此往往有不同的態度。例如,有些地方的交通部門考慮到可以分擔公共交通壓力,就給共享電單車“開綠燈”,而交警或城管部門則可能因交通事故隱患、停放管理、電池安全等顧慮,而“亮起紅燈”。

    “總量控制”下,將迎來一輪洗牌?

    在不同城市,管理部門與運營企業的博弈形成了不同的監管策略。北京、上海等一線城市明確不鼓勵發展共享電單車,中小城市則采取“總量控制”思路,在投放配額和運營管理上作出相應規定。例如,浙江針對電單車出臺了專門的地方性法規,明確規定共享電單車的投放范圍、數量和相關管理要求;江蘇南通采用“特許經營”的管理模式,設立準入門檻。

    劉群比較贊同“總量控制”的管理思路。“期望這個行業能吸取共享單車前期發展碰到的一些教訓,投放要考慮到城市的容納量。”據他介紹,公司已建立一套模型,根據各城市的GDP、人口分布、單位人口密度、出行距離等因素計算共享電單車的投放數量。

    在劉群看來,相比共享單車,共享電單車雖然單位成本更高,但盈利能力更好,所以入場競爭的企業也更多,但“這么多玩家在同一個行業中的情況并不會持續很久”。他判斷,共享電單車行業將迎來一輪洗牌進程,與前兩年共享單車的洗牌過程相比,區別在于“會來得慢一些”。

    上述青桔單車負責人也表示,資本市場和用戶對共享兩輪產品的認知跟幾年前不一樣了,不能完全依靠投放和低價搶占市場。同時,越來越多的地方政府也出臺了具體的管理辦法,且多為總量控制、動態調控、實時聯動、期限考評。

    蓋金東也注意到,不同城市制定了不同的調控政策,并設置了準入門檻,對商家共享單車投放量和投放方式作出審批。作為從業者,他也很期待電動自行車“新國標”發揮更有效的作用。

    在他看來,電動車“新國標”施行以來,很多地方給電動車上路設置了1-3年的過渡期,預計到明年年底過渡期就要結束,屆時共享電單車的運營、管理也將有更為一致的規范。

    而在此之前,已經有行業協會嘗試建立團體性標準。8月,由中國城市公共交通協會牽頭制定的共享電動助力車系列標準(征求意見稿)正式發布,對運營服務、鋰電池、公共充電場站等方面作出技術或建設性規范。

    清華大學交通研究所副所長楊新苗認為,在停車管理方面,“我們已經做得很好,但還不夠好,停車的公共設施供給還要跟上”。他建議,共享電單車的運營管理可以借鑒國外經驗。他曾在荷蘭的一些城市考察,當地軌道交通企業與市政府合作建設了地下車庫,供騎行用戶使用。他認為,可以參考這類做法,在一些出行需求巨大、亂停亂放問題突出的地方“不妨試試”。

    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 王林 見習記者 李若一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    凡本網注明“XXX(非中國微山網)提供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特別關注